晒晒我的幸福~

早晨起床就接到爸爸电话说已经在广州了,说下午四点就到家了,又是惊讶又是激动,都快要一个月没见到爸爸了,怪想的呢!

全文阅读

幸福、感恩

自从那晚豆豆被带走了之后我和妈妈的生活就像缺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有时候我俩会不禁谈论起豆豆在身边的日子,从第一次到我家那会开始,总会想起《忠犬八公》中的某些片段,有一天做梦豆豆自己找到家回来了,屋子里会觉得空落落的,也听不到豆豆小跑的脚步声,有时会错觉它在;昨晚跟弟弟通电话,应该是听出了我们的各种不舍就怂恿我去接豆豆回来;经过老妈一晚上的深思熟虑我俩决定还是把咱们亲爱的豆豆接回家来,早晨七点钟就被喊醒了,我们要去接豆豆咯

全文阅读

没有了你,我很难过

电话响了心里莫名的紧张,跑下去去接,没接到,看了哈来电显示是155的手机,心想会是谁呢,突然一阵伤心我知道了肯定是远房的叔叔。心里期望着不要再打来,可不一会儿又打来了,我硬是不去接,没办法老妈只有亲自去了。听到楼下说电话的声音,妈妈说:实在是舍不得,可又不能再养了,它聪明的很……你什么时候来都行,我一直在呢……

全文阅读

大美

七点的时候就被喊醒了,说下了好大的雪,一听下雪了激动地我瞌睡都没了,催着老妈赶紧下楼,心想:得赶紧的,不然待会儿行人多了那洁白无暇的雪就会被踩完了。来到门前妈妈开始扫雪了,我就各种拍照,就连豆豆(我们家一份子,一只可爱的狗狗)也激动地到处跑,到处是它踩出来的小梅花。

全文阅读

这是我吗?

皮肤黑黑的,大学时一度被同学们叫“黑妹”,不仅是因为我比她们小更是因为太黑了,毫不夸张的说是班里最黑的一个。眼睛、鼻子~五官长得还凑合,自信点儿说是还可以。皮肤黑就黑吧,还长了很多颗痣,这是我最不喜欢的了,妈妈经常安慰我说痣长得多的人命好,好吧,这样的安慰总算是还好,心里稍稍会好点儿。个子嘛,不高,中等,我总是希望能再长个三厘米就好了,有时候突然觉得自己长高了,就很兴奋地问老妈:“妈,你看那,我是不是张高了点儿。”这个问题问多了老妈就产生免疫了,瞪一眼继续她的事儿了,我自言自语是真的长高了呢,兴奋劲儿过了发现自己连一毫米没长呢!在穿衣搭配方面我不是很在意,所以经常被妈妈说:“一个女孩子怎么就不爱打扮呢,你该学学了。 你看你这衣服搭的,把衣服给糟蹋了呢。”这几句永远在我耳边。唉~这也不能怪我啊,慢慢来学吧,以前穿习惯了运动套装,上了大学还运动服被好多人说了,到最后决心变女人,于是就慢慢地逛街不去运动服地方、衣柜里运动服被压到最下面、有时候强迫自己不正眼看了,其实还是蛮有效的,到现在衣柜里除了最喜欢的那两三套之外就没有运动衣了。化妆嘛~就更不用说了,面试的时候化妆了的结果是一脸的不自在,平时就不会了,不过什么美白洁面呀、什么美白面膜呀,倒是用了挺多,只是对我没有效果而已。有时有点儿邋遢、有时有点儿臭美、这可能是要看心情吧~

全文阅读

春风

早上很早很意外地被爸爸喊醒了,迷迷糊糊听到老爸说:你快起来,有个好消息跟你说。第一时间觉得就是工作的事儿,心里有点儿兴奋,最近对工作是思念成疾了都,一说是好消息就觉得是工作,一听到别人在讨论我就觉得是在我工作的事儿。接下来就在想好像考试的报名时间还没出来啊,我激动个什么劲儿,肯定不是考试的事儿。起床后老爸激动地跟我说:你去买手机吧,待会儿我把卡给你。既开心又很不好意思的拿着卡去西宁了。

全文阅读

碎碎念

早晨起来的时候还在想着昨晚的梦,连续两晚都是这样的:被一只凶神恶煞的狗给追着跑,跑的很累还没地方躲,既没有安全感又是万分恐慌,要是能有个躲的地方或者是谁来救救也好啊。梦醒了,整个人很累很累~我怕这样的梦今晚还会继续~

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