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故事

一直认为春天就是春暖大地、花开柳绿、生机勃勃的样子,也一直羡慕着四季如春的昆明,偶尔会想象如果我是生活在云南的或者我们这里也像云南一样。想来也是挺搞笑的,刚找工作的时候知道被分到格市了,一起的伙伴都是问待遇怎么样、住宿怎么样、岗位怎么分配,而我却问格市有没有树,对于我来说有没有树很重要。

如今,我爱上了这里的春,深深的爱着这片土地,尽管春风已过花未开柳未绿,尽管远处还有皑皑白雪的山顶,尽管偶尔还会飘雪,枯枝在阳光下也是一道风景, 炊烟袅袅的村落是一幅美丽的画卷 ,枯黄的小草也在奋力地彰显着生命的顽强。于是,心头产生比云南好的念想,这里有明显的春夏秋冬四季,让人深深感受到每个季节的不通,也就因为这些不同才会有最喜欢和不喜欢的季节这样的情结,我庆幸我出生在这里长大在这里,可以感受这里别样的风景和人文。

一路
朝阳
背影
初升的太阳
暮成雪
日落西山

与君共享

喜欢把我的喜欢分享给别人,喜欢别人把自己的喜欢分享于我。遇到激动的事,幸福的歌,温暖的故事,总想让别人感受我的感受,尽管知道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但是会抱有一丝期待希望你能懂我的心情,希望你也和我一样幸福。特别想分享几张图片,以及关于这几张照片的感受,如果你也能感受到,我一定会很开心。

全文阅读

一个美梦舍不得醒


人啊,总有期待,

昨夜怀揣着期待入睡,

晚上就有一个相应的梦,

甜甜的,很温暖的,

那一件外套很温暖,

那句句话语很温情,

全文阅读

2020年的春节太不寻常了,一场突如其来的肺炎疫情,夺走了很多人的生命,也让很多人躺在了病床上,每个城市都在积极做着防疫工作,武汉成为了我们关注的焦点,那里有许许多多的市民,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支援队伍,那些在一线的白衣天使、警察、市场监督人员……甚至是大车司机都战斗在前线,离患者最近离死亡之神最近。一张照片或是一个视频都让人泪目,因为有他们的守护我们才能安静在家,远远地关注着实时新闻。

全文阅读

未来可期


从以前跨年的时候激动到现在跨年的时候感慨,当然新年期许是必不可少的。凌晨了全是鞭炮声和烟花,记得高中的时候特别喜欢烟花,某人说要陪我看烟花,看到烟花就能想起我,好奇怪这个承诺突然就出现在脑海里。大学的时候特别喜欢坐等看跨年演唱会,守在电脑前,就算网速卡的要死也要翻来覆去的重新打开网页继续看,跟着哼着歌,非要看完数到零点才安心。在格市的时候每个跨年都在火车上,匆匆忙忙赶火车,带着激动的心回家,跨年不那么重要了,回家最让人开心了。去年的跨年,一个人在拉萨。2000年的跨年也印象深刻,看六点多的大风车,鞠萍姐姐说:小朋友们,到千禧年啦,那时候还不知道千禧年是什么意思,陌生的一个词儿,但是记得尤其清楚。(突然弟媳喊我:姐姐,快来看南山那边的烟花,激动的一溜烟跑出去了,原来还是会波澜起伏的,只是平静了太久,忘了也会有涟漪的吧)如今都已经2020了。

全文阅读

回头看?

突然翻出了之前的随记,在幸福又充实的生活里现在 甜甜 的自己突然看到以前 苦苦 的自己,这是之前留下的👣,当走过一段路后别忘了来时的路,不忘初心。

等忙完这段时间一定要再看一次 请回答1988

全文阅读

有一种踏实叫“双脚着地”

跟朋友说了下我最近的状态,关于工作、关于生活,对了,我也终于有自己的生活了,而不是一味的工作。他说:你这是双脚着地了啊。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就差拍手叫好了,说的太到位了,形容到我心坎儿里了,这几天越发觉得这句话好。

生活的真切是一种实实在在的踏实,内心的富足是一种的的确确的踏实。从来没想过要做饭的我,一时兴起尝试做饭,尽管有时候味道不怎么样,偶尔也会发挥的很好,色香味全,家里人各种夸赞,有时甚至自恋的夸自己几句“我是被××公司耽误的大厨”。以前不屑做饭,以前不屑看菜谱,现在呢,从网上看各种菜谱,去菜市场买各种菜,到厨房忙忙碌碌,直到做出菜来。经过几次做饭才意识到自己脱离厨房太久太久了,以至于连煮牛奶都不会了,把弟弟特意从村子里买的牛奶给硬生生的煮糊了,一大锅牛奶就被我这样造了,那时突然意识到原来自己连最基本的一些都不会了,一个人在外面太久了,没有厨房的生活过的太久了,内心不断地嘲笑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这让我重新认识了自己。或许生活的乐趣就在此吧。

全文阅读

抹茶的绿配上红豆的红


有时候特别羡慕弟弟,在市场买水果的时候拿了桃子总说:这是她喜欢吃的,在超市:这是她喜欢吃的糖,在家里我带去了一包薯片他说:姐这个你应该在外面吃完,带到家里她会馋的,他说:你俩可以一起去看电影,她也喜欢看电影,我们在吃火锅他说:这个是我的玲玲最喜欢吃的,他俩可以一起熬夜打游戏,他俩都喜欢睡懒觉到中午。时刻都能看到一个人对一个人的惦记,以至于我都知道了她喜欢什么,买东西的时候不由得会考虑她的喜好,这应该就是爱情,我曾幻想过很多爱情的模样,一直都认为最美的爱情就是像爸妈含蓄的爱情的样子,默默地爱着陪伴着不会表达出来,但是看得见就是爱情,然而最近在家的这段时间我看到了爱情的另一个模样,挂在嘴边洋溢在脸上,生活中时刻都能看到,有时候羡慕,有时候是不禁一酸,有时候会感到幸福,原来这种幸福是可以传递的,有时候也会开玩笑说他俩给我撒狗粮,有时候会突然想两个人一起。前天朋友问我你要找什么样子的,听到这个答案忍不住要笑,理想中的样子有很多,也可以没有。我想我现在应该有答案了,生活中充满了爱的样子。

应上篇评论中建议我再回忆下关于蔡同学的故事吧。蔡同学,我叫他菜大婶,估计也只有我是这么叫的吧,哈哈。起初认识他的时候,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叽里咕噜叽里咕噜一大堆,就跟听重庆话有一拼了,因为他语速超级快再加上带点大通口音,他一说话我就得问好几遍,后来不耐烦了不得不跟他说能不能说话语速慢点,慢慢地也就习惯了,不知道他语速慢了还是我们接触久了慢慢能习惯他了,总之是没有语言障碍了😏。他不是回族但偶尔嘴里会蹦出几个回族用语,他不是幽默的人偶尔也会玩笑逗开心,他间接性的打乒乓球持续性的跑步,他会背着黑色书包去教室或者图书馆自习,他是个热情又热心的人,不然就不是老乡会会长了,有时候我和翌雯看着他张罗老乡会或者迎接新一届老乡忙碌时会心疼几秒钟,会给他帮忙。我们常去学校外面那家烧烤店,茄子韭菜很好吃,我们三个一坐就是好久,经常去那家兰州拉面吃饭。暑假过后我们提前回学校了,室友都还没回来,我一个人呆在宿舍,突然在敲门,是菜大婶和许同学,说一起去吃饭,很开心的和他们去吃饭了。不知道为什么对这天的印象特别深刻,记得超级清楚,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儿发生,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但是就是超级深刻的记忆。 毕业后菜大婶来塔尔寺转了一圈,我作为小小导游带他转了转,他来我当时实习的地方我们一起吃饭了,还有一次他出差来格尔木,毕业后我们仅有几次见面,有了各自的生活后交集也就少了,最遗憾的就是现在我们三个没有联系再也没有聚过,曾经尝试联系过翌雯,但是没有回信,曾经憧憬过参加各自的婚礼,也都只是憧憬,唯愿你们过得好。

遇见的每个人都像块糖,有些人是酒心糖,外面包裹了一层巧克力,看着很好吃,咬下去更是幸福,有些人是硬糖,塞进嘴里慢慢吃,越来越甜,有些人是酥糖,参杂了很多味道,有喜欢的味道也有不喜欢的味道,于是尝过一次后就不想再吃了,有些人是过期了的,到我手里的时候就已经过期了,看着是甜甜的糖,但不能吃,又不忍心丢弃,终于有天连味道都没尝就扔进了垃圾桶,有些则是超市中摆在进口区的糖,差距有点大,偶尔会尝鲜,我最喜欢大白兔奶糖这样子的,这么久了,包包里永远放着几颗,随时带在身边,随时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