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美梦舍不得醒


人啊,总有期待,

昨夜怀揣着期待入睡,

晚上就有一个相应的梦,

甜甜的,很温暖的,

那一件外套很温暖,

那句句话语很温情,

全文阅读

2020年的春节太不寻常了,一场突如其来的肺炎疫情,夺走了很多人的生命,也让很多人躺在了病床上,每个城市都在积极做着防疫工作,武汉成为了我们关注的焦点,那里有许许多多的市民,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支援队伍,那些在一线的白衣天使、警察、市场监督人员……甚至是大车司机都战斗在前线,离患者最近离死亡之神最近。一张照片或是一个视频都让人泪目,因为有他们的守护我们才能安静在家,远远地关注着实时新闻。

全文阅读

未来可期


从以前跨年的时候激动到现在跨年的时候感慨,当然新年期许是必不可少的。凌晨了全是鞭炮声和烟花,记得高中的时候特别喜欢烟花,某人说要陪我看烟花,看到烟花就能想起我,好奇怪这个承诺突然就出现在脑海里。大学的时候特别喜欢坐等看跨年演唱会,守在电脑前,就算网速卡的要死也要翻来覆去的重新打开网页继续看,跟着哼着歌,非要看完数到零点才安心。在格市的时候每个跨年都在火车上,匆匆忙忙赶火车,带着激动的心回家,跨年不那么重要了,回家最让人开心了。去年的跨年,一个人在拉萨。2000年的跨年也印象深刻,看六点多的大风车,鞠萍姐姐说:小朋友们,到千禧年啦,那时候还不知道千禧年是什么意思,陌生的一个词儿,但是记得尤其清楚。(突然弟媳喊我:姐姐,快来看南山那边的烟花,激动的一溜烟跑出去了,原来还是会波澜起伏的,只是平静了太久,忘了也会有涟漪的吧)如今都已经2020了。

全文阅读

回头看?

突然翻出了之前的随记,在幸福又充实的生活里现在 甜甜 的自己突然看到以前 苦苦 的自己,这是之前留下的👣,当走过一段路后别忘了来时的路,不忘初心。

等忙完这段时间一定要再看一次 请回答1988

全文阅读

有一种踏实叫“双脚着地”

跟朋友说了下我最近的状态,关于工作、关于生活,对了,我也终于有自己的生活了,而不是一味的工作。他说:你这是双脚着地了啊。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就差拍手叫好了,说的太到位了,形容到我心坎儿里了,这几天越发觉得这句话好。

生活的真切是一种实实在在的踏实,内心的富足是一种的的确确的踏实。从来没想过要做饭的我,一时兴起尝试做饭,尽管有时候味道不怎么样,偶尔也会发挥的很好,色香味全,家里人各种夸赞,有时甚至自恋的夸自己几句“我是被××公司耽误的大厨”。以前不屑做饭,以前不屑看菜谱,现在呢,从网上看各种菜谱,去菜市场买各种菜,到厨房忙忙碌碌,直到做出菜来。经过几次做饭才意识到自己脱离厨房太久太久了,以至于连煮牛奶都不会了,把弟弟特意从村子里买的牛奶给硬生生的煮糊了,一大锅牛奶就被我这样造了,那时突然意识到原来自己连最基本的一些都不会了,一个人在外面太久了,没有厨房的生活过的太久了,内心不断地嘲笑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这让我重新认识了自己。或许生活的乐趣就在此吧。

全文阅读

抹茶的绿配上红豆的红


有时候特别羡慕弟弟,在市场买水果的时候拿了桃子总说:这是她喜欢吃的,在超市:这是她喜欢吃的糖,在家里我带去了一包薯片他说:姐这个你应该在外面吃完,带到家里她会馋的,他说:你俩可以一起去看电影,她也喜欢看电影,我们在吃火锅他说:这个是我的玲玲最喜欢吃的,他俩可以一起熬夜打游戏,他俩都喜欢睡懒觉到中午。时刻都能看到一个人对一个人的惦记,以至于我都知道了她喜欢什么,买东西的时候不由得会考虑她的喜好,这应该就是爱情,我曾幻想过很多爱情的模样,一直都认为最美的爱情就是像爸妈含蓄的爱情的样子,默默地爱着陪伴着不会表达出来,但是看得见就是爱情,然而最近在家的这段时间我看到了爱情的另一个模样,挂在嘴边洋溢在脸上,生活中时刻都能看到,有时候羡慕,有时候是不禁一酸,有时候会感到幸福,原来这种幸福是可以传递的,有时候也会开玩笑说他俩给我撒狗粮,有时候会突然想两个人一起。前天朋友问我你要找什么样子的,听到这个答案忍不住要笑,理想中的样子有很多,也可以没有。我想我现在应该有答案了,生活中充满了爱的样子。

应上篇评论中建议我再回忆下关于蔡同学的故事吧。蔡同学,我叫他菜大婶,估计也只有我是这么叫的吧,哈哈。起初认识他的时候,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叽里咕噜叽里咕噜一大堆,就跟听重庆话有一拼了,因为他语速超级快再加上带点大通口音,他一说话我就得问好几遍,后来不耐烦了不得不跟他说能不能说话语速慢点,慢慢地也就习惯了,不知道他语速慢了还是我们接触久了慢慢能习惯他了,总之是没有语言障碍了😏。他不是回族但偶尔嘴里会蹦出几个回族用语,他不是幽默的人偶尔也会玩笑逗开心,他间接性的打乒乓球持续性的跑步,他会背着黑色书包去教室或者图书馆自习,他是个热情又热心的人,不然就不是老乡会会长了,有时候我和翌雯看着他张罗老乡会或者迎接新一届老乡忙碌时会心疼几秒钟,会给他帮忙。我们常去学校外面那家烧烤店,茄子韭菜很好吃,我们三个一坐就是好久,经常去那家兰州拉面吃饭。暑假过后我们提前回学校了,室友都还没回来,我一个人呆在宿舍,突然在敲门,是菜大婶和许同学,说一起去吃饭,很开心的和他们去吃饭了。不知道为什么对这天的印象特别深刻,记得超级清楚,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儿发生,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但是就是超级深刻的记忆。 毕业后菜大婶来塔尔寺转了一圈,我作为小小导游带他转了转,他来我当时实习的地方我们一起吃饭了,还有一次他出差来格尔木,毕业后我们仅有几次见面,有了各自的生活后交集也就少了,最遗憾的就是现在我们三个没有联系再也没有聚过,曾经尝试联系过翌雯,但是没有回信,曾经憧憬过参加各自的婚礼,也都只是憧憬,唯愿你们过得好。

遇见的每个人都像块糖,有些人是酒心糖,外面包裹了一层巧克力,看着很好吃,咬下去更是幸福,有些人是硬糖,塞进嘴里慢慢吃,越来越甜,有些人是酥糖,参杂了很多味道,有喜欢的味道也有不喜欢的味道,于是尝过一次后就不想再吃了,有些人是过期了的,到我手里的时候就已经过期了,看着是甜甜的糖,但不能吃,又不忍心丢弃,终于有天连味道都没尝就扔进了垃圾桶,有些则是超市中摆在进口区的糖,差距有点大,偶尔会尝鲜,我最喜欢大白兔奶糖这样子的,这么久了,包包里永远放着几颗,随时带在身边,随时吃。

夜夜夜

十一点至凌晨两点钟应该是最瞌睡的时候吧,整个车厢里满满的睡意,眼睛都睁不开了,上眼睑和下眼睑在打架,坐着真难受,我无处安放的脚啊、腿啊、头啊,不管摆一个什么样的姿势都难受,想念我的床。虽然三个小时的车程,但是挺难熬的。看看左手边的大叔,插着耳机,也在熬着。看看对面的小哥哥,貌似在玩游戏,玩的挺嗨的嘛。看看右手边的大妈,腿上是小孩枕着睡着了,自己摆了一个不怎么舒服的姿势,打着盹儿。再看远一点,各种各样的睡姿。

硬座的车厢里人多,老人大朋友小朋友都在熬着,穿衣风格不一样的每个人,脸上表情也各种,这个时候最有状态劲儿的就是几个小孩了,还能精力旺盛的玩耍,眼前的小姑娘还时不时跳起舞来。旁边的大叔似乎是睡着了,慢慢地把整个座位都要占掉了,我正在想要不要学抖音上叫醒了,他醒了。

突然想起大学那会儿,重庆到青海二十几个小时,两天一趟车,票太难买了,基本上都是硬座,有时候还得从成都或者是从兰州转车,那一坐二十几个小时,最惨的就是有次居然买了无座。幸亏有位很绅士的大学老乡,每次回家都很照顾,买吃的拖行李他全包了,对,还有买票,那会儿还不能在网上买票,只能打电话定或者去火车站或者代售点,然而电话都是打不进去的,只能去火车站排队了,这么艰巨的任务就交给老乡会会长蔡同学了,蔡同学熬夜去火车站排队买,记得特别清楚有次蔡同学还把我去重庆的火车票整丢了,貌似是在西宁火车站被偷了,他又想办法买了。那会儿还真的是幸福,有个操心的会长,有个特别照顾的蔡同学。果然还是那会儿年轻,坐那么久还很开心呢,回家的激动,加上一路上伙伴儿们的欢声笑语。如今三个小时都坐不住了。

全文阅读

葬花?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喜欢”《红楼梦》,书倒是没看也谈不上喜欢,更和感兴趣相差甚远了,我也实在找不出合适的字儿,暂且就用“喜欢”吧,大学的时候四年时间看了两遍电视剧,剧情部分记得部分已全然忘记,也纯粹是看看热闹:似花似水的十三钗、风景如画的大观园、漂亮的服饰和头饰(尤其是冬天那些)、精致而讲究的吃法(第二集中吃大闸蟹的那些工具^_^、刘姥姥二次进大观园后姑娘们讲怎么做的吃的)、时不时组织诗社饮酒作诗、还有一些戏剧性的搞笑的剧情,当然印象最深的还是林黛玉和贾宝玉的感情,黛玉葬花,看着电视剧感受着那个时代一个家族的繁华和落寞,这些大概是大学时候对红楼梦的认识。工作后不知怎的又开始看了第三遍第四遍。越来越喜欢。喜欢听枉凝眉。直到月初无意中听到蒋勋讲红楼梦,毫不犹豫地付钱来听听,果然很精彩,从每个故事的发展、人物的心理、色彩搭配、人物性格的那么细腻的描述,如:“黛玉换上掐金挖云红香羊皮小靴,罩了一件大红羽纱面白狐皮的鹤氅,束一条青金闪缎双环四合如意绦”“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褃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多美。这遍让我对其中的人物都有一个大概的认识,每个人每个人设的背景,以及环环相扣的情节。红楼梦就像咱们的柴达木盆地这个聚宝盆,里面蕴藏着太多太多宝藏,已经挖掘出来的,还未挖掘出来的,相信我还会听很多个下下次,也指不定会拿书看看,会有更不一样的收获吧。如果你也“喜欢”,可以去听听蒋勋的。

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