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收节?

身边充满了丰收节的喜悦

而我的情绪有点低,行尸走肉般

数着过去的时间,滴答的时钟声消逝的是现在

八月

八月总是在闺蜜的生日中开启,渐渐地也成了一种习惯,一段回忆,一种期待,我们一起吃饭,一起吃蛋糕。依稀记得,去年我们在户外过的生日,蛋糕在炎热的天气里化了,我们在草坪上树林中野餐,还有那几头馋的不行的老牛留着口水靠近我们。今年我们在家做了饭,吃了蛋糕,一起看了奥运会。简单的幸福,我们相互陪伴,愿年年有今朝。

最近幸福感爆棚,一部分是源于自己的心态,但大部分还是因为小满的细心贴心耐心。以前我总是羡慕着别人的爱情,也不敢奢望自己会有一天被爱包围着,我怕我遇不到良人,我也怕不习惯,为此不会想很多,也不会让自己想很多。但最近满满的爱有些“醉”人,从早晨睁眼看到想见的人,吃到想吃的早餐,一桌子可口的饭菜,桌子上爱吃的水果,剥好的核桃……我就是想记录这一切的美好,我想永远记住这些好。

前两天刚看完《蛤蟆先生去看心理医生》这本书,没想到心理学的书籍竟能如此“平易近人”,像我这种非专业的人读起来毫无距离感。层层递进的内容,层层深入的写法,让人一口气读完这本书。

有期待的感觉真好,我期待着明天,期待着见想见的人,期待着下一本书,期待着下一篇稿子的刊发……

过度?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个阶段叫什么,但是应该是总要经历的吧。不过度,怎么从陌生到熟悉呢?不过度,怎么从不习惯变成习惯呢?

陌生的环境。找什么,什么找不到,总要问问这个放哪儿了?那个放哪儿了?就连最基本的生活日用品也是。当然用什么也是不习惯的,就连水龙头都不一样,我家的是一拧就好。而这里多了一个按钮,有时候左边的水龙头出水,有时候右边的水龙头出水,总是让人出乎意料。有时候我会站在卫生间发呆,有时候我站在客厅发呆,有时候我站在卧室中发呆,因为一切陌生的让我不知所措,我不知道自己这会儿应该干什么,接下来应该干什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我自认为自己的适应能力是很强的,到哪儿都能适应的,现在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那些属于我的特异功能好像也全部消失了。

不知道说点什么,以前在家的时候,只要妈妈在,我总是滔滔不绝,说不完的话,妈走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去说,就连妈妈上卫生间的时间我也不放过,会站在门口,大声说,现在想想怎么那么多话啊,哪儿来的那么多话,好像不说完的话能憋死我。现在呢?我可以一整天只说那几句话,吃饭的时候说上几句,简单的一问一答式。

今天刚把《我们仨》看完,我喜欢书中说的“石头”,也向往……

我努力适应着,也努力站在你的角度上考虑问题,我怕吵架,我也怕尴尬的氛围。我想……你应该是那个最能理解我的人。

玛多

休完假的第一周上班,就被通知去灾区玛多,说真的,当时既高兴又不高兴,高兴的是可以去玛多看看,不高兴的是心里忐忑能不能适应。

我对玛多的印象停留在高海拔高寒这俩词儿上,于是准备了厚厚的衣服,还有一堆零食,就怕吃不习惯饭。

早上八点半从西宁出发,这一路从大树到小树到灌木到没有树,草从深绿色到浅绿色到黄绿色到看不到绿色,唯一吸引人的就是蓝天白云了,天空越来越蓝,好多年没见的蔚蓝色,云朵变化越来越快,各种形状的,絮状的,台阶状的,像棉花糖一样,就想伸手捏一下。

快到果洛的时候路面是波浪似的,车也颠得更厉害了,一转头就看到坐在旁边的老师被颠飞起来了,整个人都离开了座位。

到了玛多还是有高反的,本以为自己是土生土长的青海人能扛得住的,结果,第一天晚上就是失眠的一晚,头疼头晕,胸闷,呼吸困难,还好备足了氧气瓶。连晚上翻身心跳都会加速,这种感觉太不好了。走路走不了几步就得休息,上气不接下气,走几步缓好大一会儿。

佩服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也佩服生活在这里的动物们,还有那些顽强生长的植物们,在这里,就是用生命生活的,感谢我体验了这种生活,这让我更加珍惜以后的每一天。

希望今晚不要失眠,希望能尽快适应这里的气候。

我们的川渝湘之行

虽然计划了很久,但是一直没有确定时间,很突然地说“我请到假了,我们出去吧”。于是4月14号从西宁出发了。

第一站成都:本来早晨九点多起飞的,结果晚点了,到十一点才起飞,我们到成都的时候都已经中午了。熟悉的天府广场,熟悉的闷热天气。因为定的拍照时间和地点,我们就住在了文殊院附近,离地铁口近,离玩的地方也近。 晚上七八点的样子去文殊院跟前的宫廷桃酥,开了五个窗口,每个窗口都是长长的队,这是有多好吃呀!在成都拍了照片,见了想见的人,剩下的就是心心念念的好吃的了。特色炒菜(炒兔肉、夫妻肺片、辣子鸡……)、烤脑花、火锅、串串、兔头、奶茶……

第二站重庆:以前上学的时候从成都到重庆的动车要两个时间,现在一个小时,不紧不慢的到了重庆, 馨儿来车站接我们了,直接驱车回学校,因为疫情的原因不能进学校,馨儿想办法我一个浑水摸鱼进去了。以前四教前面的小树林如今都是绿树成荫,毓秀湖还是那么受欢迎,走到一半儿我居然找不到寝室的路了,一下好慌张,是啊,离开都八年了找不到也不奇怪;站在寝室楼门口张望了好久,遗憾的是不能进去看看。南苑的操场还是那么接地气,真正的草坪,有人在那里举办活动,找了好久没有找到我们栽的那棵树。

西政一条街还是原来的样子,吃了四年好多好吃店都还开着呢,按照我来之前列的菜单开始吃……哈哈……打包了钵钵鸡、老地方炒牛筋面,去了味苑干锅,一餐实在是吃不过来了,重庆小面500强、万州烤鱼、四姐荤豆花、炕土豆、烧烤……咱都留到下次了。

观音桥的肥肠鸡、晚上烧烤、冰淇淋、乌鱼火锅,洪崖洞的手工酸辣粉,到了姑姑家有火锅和串串,我记得弟弟小轩轩是我大三那年出生的,如今个头都已经那么高了,时间啊,不看成长中的小孩是不知道过得有多快。在重庆见了相见的人,吃了想吃的。

第三站湖南:到湖南衡山站出站的,姐姐已经在等了。第一次来湖南的我,好奇这里的一草一木,尽管有些疲惫,也不敢睡觉错过好风景。姐姐热情招待,考虑周全,在衡东呆的舒服。正好到生日了,过了一个很特别又幸福的生日。姐姐、姐夫请假带我们去爬了衡山,这是我爬的五岳中的第一岳,从山脚的晴天,到半山腰的大雾缭绕,到山顶的晴天,风景美不胜收。

最后一天是在长沙的,长沙臭豆腐开始、文和友、茶颜悦色、又到长沙臭豆腐,逛街,最后也是长沙臭豆腐,从到长沙开始我们想尝尝每家的臭豆腐,于是只要遇到排队的长沙臭豆腐都想吃,确实,经过各种吃发现每家的味道都不一样,哈哈……

回到家想了想,出去这一路除了第一任务拍照,第二任务见想见的人,就剩下吃了。第一任务圆满完成,第二任务差一个静仪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一面。走之前列的菜单都吃了,满足了。

这一路豆芽的陪伴和照顾让我重新认识了他,用“暖心贴心”来形容他最合适不过了。嘿嘿……幸福的我……

春风总是先吹到贵德去

春风总是先吹到贵德去

今天的状态只能用“坐立不安”四个字来形容了,没有什么事儿,又什么都不想干,躺一会就会焦虑我的稿子,坐在电脑前又写不出东西,拿出书翻几页焦虑涌上心头,那刷抖音好了,刷着刷着更是着急,说不上的一种心情。

我在焦虑什么呢?或许是因为工作,或许是以后的生活。原以为迷茫的状态只是大学毕业前后才会有的,熟不知三十岁也会有,或者以后的四十岁五十岁也会。

明明是可以躺在沙发上追一天剧的一天;也可以是泡杯茶或咖啡,看书的一天;也可以约上好友出去逛街吃饭的一天,明明可以是很享受很惬意的一天,我却如此不安。

我恍然大悟,我好像把一些属于我的东西丢了,那些执着那个梦想许久不见了……

匆忙途中也有美好

周五下班了,心里惦念着妈妈的饭菜准备回湟中,好久没有挤那趟909了,听说改变路线了,可以直接在单位门口上车,到单位门口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座位,本是疲乏的,更不想站着了,等待着下一趟,希望下一趟能有我的一个位置,曾经我也如此希望过希望能在西宁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果然不让人失望,我坐上了下一趟车,到管理站的时候连站的位置都没有了,这趟车还是一如既往的人多、拥挤。

吃饭的时候弟弟回来说要去趟德令哈,第二天就回来,正好周末我可以陪着。晚上九点多买点“精神食粮”咖啡、红牛、泡椒凤爪……出发。五百多公里的路,很多路段限速,走了五个多小时,凌晨两点多到了德令哈。

虽然是黑夜,虽然这趟走的很匆忙,但是依旧看到了最美最美的星空,那晚之前我看过最美的星空的是小时候的星空,小时候在老家,用的土厕所,厕所在院子外面,晚上每次去厕所都有点害怕,非要叫上妈妈陪着。于是上厕所和看星星就是一个组合,现在听起来不那么友好,但确实是一个很美好的组合,每次从厕所出来都要试图数清楚到底有多少颗星星,北斗七星那么亮眼,数着数着就乱了。小时候的画面时不时出现,那片星空时不时会出现。

那晚的星空超越了小时候的,是我这三十年来看过最美的星空。弟弟把车灯关掉,激动地喊我出去,下车的那一瞬间我傻眼了,漫天闪耀着一颗颗星星,密密麻麻的,那星空很近很近,感觉伸手就能触摸到,那星空也不是像小时候那样平铺在头顶的,而是像一个曲屏的幕布,有3D立体感。看着星空,不由得感慨,好美啊。拿出手机想拍出一张好看的照片与你分享,奈何没有技术也没有设备,什么都拍不出来。

回来后在网上找了很多很多星空的图片,试图想展现一下我看到的星空,可惜没有一张满意的。因为那片星空,从此喜欢上那条路。

有一位姑娘陪我走过了十五个春夏秋冬

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印象深刻而清晰,那个穿着牛仔裤,扎着马尾的小姑娘看起来那么单薄瘦弱,坐在对面床上的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小姑娘收拾床铺。

一晃十五年过去了,这十五年我们一起感受了春天的美好,一起盼望过夏天的到来,一起迎接了秋天的温暖,还有每年的第一场雪,我们《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

还记得高中时候,我们多少次因为穿错了校服而哈哈大笑,前后桌的我们学唱同一首歌,那首《知足》,那首《不是因为寂寞才想你》。

你把你的好脾气和耐心都给了我们,每次我们相约见面时,你总是那个最先到的,有时候等十几分钟,有时候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多小时两个小时,等到了竟然也没有一点抱怨和脾气,有次我俩一起等人,我是各种不耐烦和抱怨,再看看你,一点也不着急,随口说了句:习惯了。是你的好脾气成全了我们这么多年。

你把你的全部厨艺都给了我们,我们每次在家吃饭,都是你掌勺,记得第一次吃你蒸的鱼,第一次你为我的生日做的虾,第一次你为我做的拉面,第一次你给我们做火锅……每次只要是在家吃饭,我们几个都靠你了,上次吃饭的时候你还打趣说:你在家都不怎么做饭的,你的厨艺都给我们了。是啊,我们是多么幸运能在家吃到想吃的。是你的好厨艺成全了我们这么多年。

我经常寄宿在你家里,甚至有时候还会去你亲戚家,我认识你的朋友们,我在重庆呆了四年,你去重庆走了我走过的路,我在格尔木呆了五年,你来格尔木看我,我去火车站,你送我到火车站,我去医院做手术,你陪我在医院过夜,我的快乐和难过通通都丢给你过,你陪我笑,你陪我难过。

特别感谢阿姨在二十几年前的今天辛苦生下了你,感谢命运让我们在2006年的秋天遇见,感谢你的陪伴和鼓励,感谢你一直都在我身边,现在不敢说“永远”的我特别希望你能永远开开心心,幸幸福福。祝亲爱的你生日快乐。

你的笑能治愈一切,我想看你大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