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五台山的记忆

恩~真的好久没有写东西了,惰性就像窗台的灰尘,越积越多,越来越懒。

恩~休假这段时间带爸妈去了趟五台山,爸妈的心愿是在还能爬得了山的年纪转完四大佛教名山。五台山大大小小的寺院将近九十多个,个个都历史久远,建筑上都能看到时间的痕迹,不得不感叹前辈们的技艺;当然最让人敬佩的是朝拜的人们,有信仰的人身上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流,直冲我们的眼睛,毫无余地地跑到内心世界,再如刻刀般在你脑子中留下点什么,然后五体投地这样的字眼就会出现了。来自全国各地讲着各种方言的人们,如珠子般散落在五台山的各个寺院各个角落,有来旅游的,有来磕头的,有来修行的,有来许愿的,也有来还愿的,有来谋生的,都是虔诚的。蓝天上挂着的那些云朵,云朵上那滴滴的水珠就像是无数个祈祷的愿望组成,等到某天变成雨落下,滋润着大家的心。(如今已无法描述当时的心情了,只有零散的点滴) 全文阅读

别人眼中的我

习惯了一个人

昨天跟办公室的同事们吃饭,有个同事说:“给你介绍对象,叫你去吃饭,你也不去,你真打算单一辈子?一个人真的不好。”然后其他人就七嘴八舌停不下来了。在她们眼里我是一个不找对象的奇葩。

那天去逛公园,稀奇地看到几朵荷花,耐不住心中的喜悦,拍了几张照片发朋友圈。人人都有颗八卦的心,问我那是哪里,问我心情,问我跟谁去的。一一答完问题后她们最惊讶的居然是我自己去的,一个人去逛公园很奇怪吗?很奇怪吗?很奇怪吗? 全文阅读

你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

这个几天你忙着订婚、忙着送礼、忙着拍婚纱照,中午你发了一张你俩的婚纱照,突然就感觉你长大了,看着看着笑了,看着看着哭了。

我的弟弟,比我小两岁,从小我俩关系就好,上小学之前的事儿现在都想不起了,只记得上了小学之后的事儿了,似乎我的记忆是从小学开始的,上小学的时候爸爸妈妈都不在身边,爷爷奶奶照顾我们,我们总是一起上学一起放学,村里乡亲都说我俩像双胞胎一样形影不离。我们有共同的朋友一起玩,基本上都是男生咯,所以我学会的都是男生爱玩的游戏:游戏牌、滚铁环、翻墙、打小霸王游戏机上的游戏、叫红灯笼还是什么的,还有超级玛丽、红警,你教我把鞭炮拿手里点着再扔了(现在怎么着也不敢了),我会唱的好多儿歌也是你教的:蓝精灵、澳门、兄弟……还有的记不得了,我没有音乐细胞总是不会唱,学的也慢,你也学会了好多女生爱玩的游戏:跳房子、跳皮筋、过家家……每年初春刚刚过完年那会儿,我俩拿着压岁钱就开始买做风筝用的各种材料,皱纹纸、宣纸
、线,你就着手开始做,做好一人一个拿着风筝漫山遍野跑放风筝,挂到地里的麦秸破了、挂到树上破了、线断了风筝飞了,不断被破坏不断做,仅有的那点压岁钱基本上都挥霍到风筝上了,风筝越做越好,每年学校的风筝比赛我俩总能拿第一名,那风筝飞的好高好远,放完了自己的线同学们还要把班里其他同学的线再接过来继续放,不过小学毕业后我们再也没有做过风筝一起放风筝了,不知道你的好手艺还在不? 现在想来,我的叛逆期应该是在小学的,每天放学了都不回家,先要跑去玩,当然肯定和你一起的,每晚都要爷爷来催回家,天黑了还在玩还不想回家,终于没有了耐心的爷爷来骂我们……记忆中我俩吵架都因为遥控器,你要看你喜欢的电视、动画,我想看我喜欢的,我俩就抢遥控器,应该是你赢了,不然我怎么会跟你一起看的狮子王、一起看的四驱兄弟…… 全文阅读

最近一直是类似流水线工人一样,每天重复着受理,中午休息时间没有了,下午下班了不能回家继续加班,说实在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但是眼睛得盯得认真,手速得跟上单子,连续一个多星期下来整个人都已经累瘫了,尤其是没有睡好觉的时候,脑子也转不动了,反应也跟不上了,腰疼、肩疼、胳膊疼、眼睛疼、颈椎疼、头疼……幸亏我只是给帮忙的,幸亏也就这阵子……/(ㄒoㄒ)/~~

摆渡人?

有些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教会我一些东西,然后再无交集,那些东西会影响我的一生,有的改变了我的喜好,有的改变了我的思想,伴随着我成长,那些人就像是某一段路上的“驿站”,就像是一个摆渡人送我到对岸,陪伴我一段时间,渐行渐远,永远不会忘记,永远在内心,也成为了“我”的一部分。

在阴天,在心情下着雨的周六,在每个月要上班的2号,肚子不舒服抱着暖水袋窝在被窝里,看着许久没看的跑男,这期跑男主题是足球。对于足球:我的印象是罗纳尔多、卡卡、贝克汉姆、梅西、齐达内;书上、本子上、文具盒上、桌子上到处的贴画;每周和其他班的足球比赛,我们总是买几瓶水跑到体育场观战;有个每天在我耳边絮絮叨叨讲一些有关足球的同桌,皇马怎么了,罗纳尔多多厉害,贴画里那个人是谁……然而在我看来那些人长着一张脸,皇马什么的我也不懂是什么;同桌不仅在自己的归属东西上贴上贴画,连我的“领地”都不放过;还有那次全班悄悄打开电视,看世界杯,踢进一个球全班的人激动,丢了一个五十多心在纠结,第一次那么多人看一个体育比赛,那种氛围再也没有过,那种氛围记忆深刻。因为这个班级的氛围、因为一个爱踢球的同桌,因为一个爱踢球的他,这种种的熏陶,不知不觉中我也喜欢上看足球比赛。大学的时候偶尔去南苑操场看他们踢球,一看就是一下午。那会儿的寝室,一楼女生,其他楼层全是男生,万万没想到世界杯的时候,每逢凌晨两三点、三四点都会被吼声、跺脚声、拍桌子的声音吵醒;恩~寝室还有一个喜欢看世界杯的室友,每天晚上定了闹钟准时起来看球赛,然后也会跟着激动,关注比赛情况,还和他打赌,赌冠军是谁,他让着我,让我赢,说赢了的人可以让他做一件,至今也没兑现的嘛,我知道你也还记着呢。来格尔木那年我们约好一起看球赛,因为种种原因我没去看,爽约了。今年的俄罗斯世界杯,我想看,还挺期待的。 全文阅读

是不是有闲时间了大脑也可以四处游荡

从周一一天天数到周末的,心心念念地给周末安排了一件大事儿:洗洗衣服打扫卫生。洗衣服也是大事儿?那当然了,夸张的说:脏衣服堆得都没有穿的咯。自从年底省公司巡察组的来了我们就没有好日子过了,整理五年的东西,翻东翻西,死命找五年之内的东西,事实证明工作还是得留底的,不管是纸质的还是电子的,工作交接也要留东西。终于这件折磨人的事儿过去了,我也将开启我的周末了。

本想今天早晨要从中午开始,都能料到的是不上班的日子里醒的那么早,拿起手机看到大学群里昨天的聊天,文兄要结婚了,找了个重庆妹子,定居重庆了,今天举行婚礼,留在重庆的同学基本上都去参加了。记忆瞬间转移至大学了:毕业那段时间,我们紧紧张张准备着毕业论文,穿着学士服,拿着相机,灿烂的笑容,一张张珍藏版的照片;空闲时间还要在去北苑食堂的路上摆着小摊,这是一种毕业氛围,尽管没有东西可以二手卖出的,我们都要在宿舍里找找找,找到了然后一两块卖出,等到晚饭大家拿着“辛苦钱”去挥霍,那段时间基本上每天晚上都要去吃夜宵,喝着啤酒,唱着歌,一两点回宿舍,回宿舍路上还要一起大声唱歌,那应该不是唱歌,准确的说是“吼”,安静的校园里有我们回声,那是不舍,那是快乐,那是属于我们的狂欢。 全文阅读

hello

两年没在这儿写东西了,以为再也不会有机会来这儿写东西了,终于有勇气再回来了,谢谢你给我机会。
想了无数次开头,想了无数次该写点什么,当正真找回密码要写的时候却不知道该从哪儿写起该写点什么了。
朋友们,你们还好吗?过得怎么样?在这两年我过得挺好,工作顺利,就连部门都已经换了三个了,生活充实,也成长了不少,唯一没变的是心中那扇门以及那扇门后风景。
今天……就这样吧。微信图片_20180109201729

美丽心灵

下班了,因为单位工作的事儿心情有点儿郁闷,想找个人吐槽,可是想想这样不好,还是一个人静静吧。独自走在路上,慢慢悠悠,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快要到宿舍了,生气归生气吃饭还是必须的,于是呼……决定去功夫煲仔……

走到煲仔门口的时候看到了之前在马路边见过的那个人,他一身破旧的衣服,有些洞,还挺脏的,旁边放着什么东西, 头发蓬乱,低着头,看不到脸。与其他人不一样的是他不是乞讨的。只是静静地在那儿。闹着点小情绪的我就进煲仔店了,点了我最喜欢的香菇滑鸡煲仔。

正在吃饭的时候,一女的进来了也点了饭,老板问她打包还是在那儿吃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会说:带走。我心里想着估计是回家吃。她点了饭出去了,不久又回来了,问老板要汤,她说:老板你送碗汤吧。这句话那么引人注目,因为老板这里的汤是要买的,第一次听到要求送汤的。老板说:这是要买的,而且汤也不好打包啊。她接着说:“找个可以盛的什么碗啊,杯子啊,都可以的。 我是拿给外面那个人的,他看着怪可怜的,本来是叫他进来吃的,可是他不进来,我就想着给他端出去。”听完这话老板立马就盛汤了,还说:他最近几天都在这儿,我们看他也怪可怜的,每天早上都会给包子的,有时候给他杯水。饭好了,她端出去了,那么美! 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