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直是类似流水线工人一样,每天重复着受理,中午休息时间没有了,下午下班了不能回家继续加班,说实在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但是眼睛得盯得认真,手速得跟上单子,连续一个多星期下来整个人都已经累瘫了,尤其是没有睡好觉的时候,脑子也转不动了,反应也跟不上了,腰疼、肩疼、胳膊疼、眼睛疼、颈椎疼、头疼……幸亏我只是给帮忙的,幸亏也就这阵子……/(ㄒoㄒ)/~~

摆渡人?

有些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教会我一些东西,然后再无交集,那些东西会影响我的一生,有的改变了我的喜好,有的改变了我的思想,伴随着我成长,那些人就像是某一段路上的“驿站”,就像是一个摆渡人送我到对岸,陪伴我一段时间,渐行渐远,永远不会忘记,永远在内心,也成为了“我”的一部分。

在阴天,在心情下着雨的周六,在每个月要上班的2号,肚子不舒服抱着暖水袋窝在被窝里,看着许久没看的跑男,这期跑男主题是足球。对于足球:我的印象是罗纳尔多、卡卡、贝克汉姆、梅西、齐达内;书上、本子上、文具盒上、桌子上到处的贴画;每周和其他班的足球比赛,我们总是买几瓶水跑到体育场观战;有个每天在我耳边絮絮叨叨讲一些有关足球的同桌,皇马怎么了,罗纳尔多多厉害,贴画里那个人是谁……然而在我看来那些人长着一张脸,皇马什么的我也不懂是什么;同桌不仅在自己的归属东西上贴上贴画,连我的“领地”都不放过;还有那次全班悄悄打开电视,看世界杯,踢进一个球全班的人激动,丢了一个五十多心在纠结,第一次那么多人看一个体育比赛,那种氛围再也没有过,那种氛围记忆深刻。因为这个班级的氛围、因为一个爱踢球的同桌,因为一个爱踢球的他,这种种的熏陶,不知不觉中我也喜欢上看足球比赛。大学的时候偶尔去南苑操场看他们踢球,一看就是一下午。那会儿的寝室,一楼女生,其他楼层全是男生,万万没想到世界杯的时候,每逢凌晨两三点、三四点都会被吼声、跺脚声、拍桌子的声音吵醒;恩~寝室还有一个喜欢看世界杯的室友,每天晚上定了闹钟准时起来看球赛,然后也会跟着激动,关注比赛情况,还和他打赌,赌冠军是谁,他让着我,让我赢,说赢了的人可以让他做一件,至今也没兑现的嘛,我知道你也还记着呢。来格尔木那年我们约好一起看球赛,因为种种原因我没去看,爽约了。今年的俄罗斯世界杯,我想看,还挺期待的。 全文阅读

是不是有闲时间了大脑也可以四处游荡

从周一一天天数到周末的,心心念念地给周末安排了一件大事儿:洗洗衣服打扫卫生。洗衣服也是大事儿?那当然了,夸张的说:脏衣服堆得都没有穿的咯。自从年底省公司巡察组的来了我们就没有好日子过了,整理五年的东西,翻东翻西,死命找五年之内的东西,事实证明工作还是得留底的,不管是纸质的还是电子的,工作交接也要留东西。终于这件折磨人的事儿过去了,我也将开启我的周末了。

本想今天早晨要从中午开始,都能料到的是不上班的日子里醒的那么早,拿起手机看到大学群里昨天的聊天,文兄要结婚了,找了个重庆妹子,定居重庆了,今天举行婚礼,留在重庆的同学基本上都去参加了。记忆瞬间转移至大学了:毕业那段时间,我们紧紧张张准备着毕业论文,穿着学士服,拿着相机,灿烂的笑容,一张张珍藏版的照片;空闲时间还要在去北苑食堂的路上摆着小摊,这是一种毕业氛围,尽管没有东西可以二手卖出的,我们都要在宿舍里找找找,找到了然后一两块卖出,等到晚饭大家拿着“辛苦钱”去挥霍,那段时间基本上每天晚上都要去吃夜宵,喝着啤酒,唱着歌,一两点回宿舍,回宿舍路上还要一起大声唱歌,那应该不是唱歌,准确的说是“吼”,安静的校园里有我们回声,那是不舍,那是快乐,那是属于我们的狂欢。 全文阅读

hello

两年没在这儿写东西了,以为再也不会有机会来这儿写东西了,终于有勇气再回来了,谢谢你给我机会。
想了无数次开头,想了无数次该写点什么,当正真找回密码要写的时候却不知道该从哪儿写起该写点什么了。
朋友们,你们还好吗?过得怎么样?在这两年我过得挺好,工作顺利,就连部门都已经换了三个了,生活充实,也成长了不少,唯一没变的是心中那扇门以及那扇门后风景。
今天……就这样吧。微信图片_20180109201729

美丽心灵

下班了,因为单位工作的事儿心情有点儿郁闷,想找个人吐槽,可是想想这样不好,还是一个人静静吧。独自走在路上,慢慢悠悠,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快要到宿舍了,生气归生气吃饭还是必须的,于是呼……决定去功夫煲仔……

走到煲仔门口的时候看到了之前在马路边见过的那个人,他一身破旧的衣服,有些洞,还挺脏的,旁边放着什么东西, 头发蓬乱,低着头,看不到脸。与其他人不一样的是他不是乞讨的。只是静静地在那儿。闹着点小情绪的我就进煲仔店了,点了我最喜欢的香菇滑鸡煲仔。

正在吃饭的时候,一女的进来了也点了饭,老板问她打包还是在那儿吃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会说:带走。我心里想着估计是回家吃。她点了饭出去了,不久又回来了,问老板要汤,她说:老板你送碗汤吧。这句话那么引人注目,因为老板这里的汤是要买的,第一次听到要求送汤的。老板说:这是要买的,而且汤也不好打包啊。她接着说:“找个可以盛的什么碗啊,杯子啊,都可以的。 我是拿给外面那个人的,他看着怪可怜的,本来是叫他进来吃的,可是他不进来,我就想着给他端出去。”听完这话老板立马就盛汤了,还说:他最近几天都在这儿,我们看他也怪可怜的,每天早上都会给包子的,有时候给他杯水。饭好了,她端出去了,那么美! 全文阅读

转—

拿出日记本,一页页翻着……

2015年3月10日

你知道跌倒后重重地摔在地上的时候有多疼吗?你知道历经千辛万苦后又回到起点后有多失望吗?明明在眼前了的一切却又似海市蜃楼。原本以为过完年后就会永远地离开这里,可谁曾想终究还是来了这里,从零开始……

可望而不可及的遥远!
20140427180204_Z5TY4.thumb.600_0

今天看着还能泪流满面。 全文阅读

书城一角

昨天在书城看书,一个人吵吵嚷嚷进来了,听不清在说什么,只是吵,有点儿烦,明明知道是书城还那么大声,真是的。声音越来越近,一个男生帮他问管理员《易经》在哪儿,听到《易经》立马就抬头看看,看看寻找的人是谁,他应该有六十多七十了,走路有点癫,踉踉苍苍,嘴里不停地嘟囔着,听口音是外地的,穿着一身破旧的军绿色衣服,右边肩上还有个包包,看着还是蛮讲究的。他径直走向了《易经》的地方,问管理员多少钱,打不打折。站了许久后说我明天再来买。看着他慢慢走出我的视线,模糊了,我呆住了。

看着眼前这一幕心里先是惊,之后是敬佩,那画面一直在脑海里。或许是没有足够的钱买,或许是太贵了,又或许是什么原因。在书城里随处可以看到看书的,坐着的,站着的,文学方面的,管理方面的,小说的,计算机的……但唯独这位爷爷那么独特,给人不一样的感觉,此时我心里蹦出一个词儿“人穷志不穷”“活到老学到老”,他比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高大。

或许我们生活没有那么紧巴,想买书就能买,买书时不会嫌有多贵,我们想看书也随时可以去书城,几个大步就到了,不会走的那么蹒跚,读书对我们来说毫不费力,既然条件如此优越,何不抓紧时间呢?等我们老了,到了爷爷的年纪,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呢?还有像爷爷这样精力来书城找书看嘛?不知~

有些事儿自己知道就好

有些事儿自己知道就好,何必逢人就说。好事儿开心的拿出来和朋友一起分享,别总是哀怨这儿不好那儿不好,尽是抱怨;大家都喜欢和开心的人在一起。前段时间遇到了城府比较深的人,愣是跳进了挖的坑里,那怪谁,别人就是这种活法,你能怎么样,只能默默的受着,告诉自己这种人远离,以后注意点儿;在这段时间气昏了头脑,就想找人说上几句心里的苦,当然是非蓉儿莫属了,唠唠叨叨一大堆,还停不下来的节奏,说的越多貌似越生气,就是这样的,伤疤被一次次揭开能好吗。现在想想其实对于倾听者来说那也是一种痛苦,花时间听那么多哀怨。这世界本就这样。 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