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茶的绿配上红豆的红


有时候特别羡慕弟弟,在市场买水果的时候拿了桃子总说:这是她喜欢吃的,在超市:这是她喜欢吃的糖,在家里我带去了一包薯片他说:姐这个你应该在外面吃完,带到家里她会馋的,他说:你俩可以一起去看电影,她也喜欢看电影,我们在吃火锅他说:这个是我的玲玲最喜欢吃的,他俩可以一起熬夜打游戏,他俩都喜欢睡懒觉到中午。时刻都能看到一个人对一个人的惦记,以至于我都知道了她喜欢什么,买东西的时候不由得会考虑她的喜好,这应该就是爱情,我曾幻想过很多爱情的模样,一直都认为最美的爱情就是像爸妈含蓄的爱情的样子,默默地爱着陪伴着不会表达出来,但是看得见就是爱情,然而最近在家的这段时间我看到了爱情的另一个模样,挂在嘴边洋溢在脸上,生活中时刻都能看到,有时候羡慕,有时候是不禁一酸,有时候会感到幸福,原来这种幸福是可以传递的,有时候也会开玩笑说他俩给我撒狗粮,有时候会突然想两个人一起。前天朋友问我你要找什么样子的,听到这个答案忍不住要笑,理想中的样子有很多,也可以没有。我想我现在应该有答案了,生活中充满了爱的样子。

应上篇评论中建议我再回忆下关于蔡同学的故事吧。蔡同学,我叫他菜大婶,估计也只有我是这么叫的吧,哈哈。起初认识他的时候,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叽里咕噜叽里咕噜一大堆,就跟听重庆话有一拼了,因为他语速超级快再加上带点大通口音,他一说话我就得问好几遍,后来不耐烦了不得不跟他说能不能说话语速慢点,慢慢地也就习惯了,不知道他语速慢了还是我们接触久了慢慢能习惯他了,总之是没有语言障碍了😏。他不是回族但偶尔嘴里会蹦出几个回族用语,他不是幽默的人偶尔也会玩笑逗开心,他间接性的打乒乓球持续性的跑步,他会背着黑色书包去教室或者图书馆自习,他是个热情又热心的人,不然就不是老乡会会长了,有时候我和翌雯看着他张罗老乡会或者迎接新一届老乡忙碌时会心疼几秒钟,会给他帮忙。我们常去学校外面那家烧烤店,茄子韭菜很好吃,我们三个一坐就是好久,经常去那家兰州拉面吃饭。暑假过后我们提前回学校了,室友都还没回来,我一个人呆在宿舍,突然在敲门,是菜大婶和许同学,说一起去吃饭,很开心的和他们去吃饭了。不知道为什么对这天的印象特别深刻,记得超级清楚,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儿发生,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但是就是超级深刻的记忆。 毕业后菜大婶来塔尔寺转了一圈,我作为小小导游带他转了转,他来我当时实习的地方我们一起吃饭了,还有一次他出差来格尔木,毕业后我们仅有几次见面,有了各自的生活后交集也就少了,最遗憾的就是现在我们三个没有联系再也没有聚过,曾经尝试联系过翌雯,但是没有回信,曾经憧憬过参加各自的婚礼,也都只是憧憬,唯愿你们过得好。

遇见的每个人都像块糖,有些人是酒心糖,外面包裹了一层巧克力,看着很好吃,咬下去更是幸福,有些人是硬糖,塞进嘴里慢慢吃,越来越甜,有些人是酥糖,参杂了很多味道,有喜欢的味道也有不喜欢的味道,于是尝过一次后就不想再吃了,有些人是过期了的,到我手里的时候就已经过期了,看着是甜甜的糖,但不能吃,又不忍心丢弃,终于有天连味道都没尝就扔进了垃圾桶,有些则是超市中摆在进口区的糖,差距有点大,偶尔会尝鲜,我最喜欢大白兔奶糖这样子的,这么久了,包包里永远放着几颗,随时带在身边,随时吃。

1条评论

  • 夜枫

    兴许有些糖没有保质期,愈久弥香。

告诉你一个秘密,只要填写昵称邮箱就可以留言了,并且还要誓死保密你邮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