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夜

十一点至凌晨两点钟应该是最瞌睡的时候吧,整个车厢里满满的睡意,眼睛都睁不开了,上眼睑和下眼睑在打架,坐着真难受,我无处安放的脚啊、腿啊、头啊,不管摆一个什么样的姿势都难受,想念我的床。虽然三个小时的车程,但是挺难熬的。看看左手边的大叔,插着耳机,也在熬着。看看对面的小哥哥,貌似在玩游戏,玩的挺嗨的嘛。看看右手边的大妈,腿上是小孩枕着睡着了,自己摆了一个不怎么舒服的姿势,打着盹儿。再看远一点,各种各样的睡姿。

硬座的车厢里人多,老人大朋友小朋友都在熬着,穿衣风格不一样的每个人,脸上表情也各种,这个时候最有状态劲儿的就是几个小孩了,还能精力旺盛的玩耍,眼前的小姑娘还时不时跳起舞来。旁边的大叔似乎是睡着了,慢慢地把整个座位都要占掉了,我正在想要不要学抖音上叫醒了,他醒了。

突然想起大学那会儿,重庆到青海二十几个小时,两天一趟车,票太难买了,基本上都是硬座,有时候还得从成都或者是从兰州转车,那一坐二十几个小时,最惨的就是有次居然买了无座。幸亏有位很绅士的大学老乡,每次回家都很照顾,买吃的拖行李他全包了,对,还有买票,那会儿还不能在网上买票,只能打电话定或者去火车站或者代售点,然而电话都是打不进去的,只能去火车站排队了,这么艰巨的任务就交给老乡会会长蔡同学了,蔡同学熬夜去火车站排队买,记得特别清楚有次蔡同学还把我去重庆的火车票整丢了,貌似是在西宁火车站被偷了,他又想办法买了。那会儿还真的是幸福,有个操心的会长,有个特别照顾的蔡同学。果然还是那会儿年轻,坐那么久还很开心呢,回家的激动,加上一路上伙伴儿们的欢声笑语。如今三个小时都坐不住了。

既然写到蔡同学了,我还想多回忆点。去学校报道认识的第一个老乡应该是他吧,因为同一个学院同一栋宿舍楼见面多,上大课能看到,回寝室能碰到,也聊的来,所以就经常见面,慢慢也就熟络了,老乡会交给他了,偶尔还会和他一起组织老乡会,话说有个老乡q群还是我们三个人建的呢,不过现在沉寂了。我们三个老约起来吃饭,不喜欢打乒乓球的我还跟着去凑热闹,有次蔡同学打乒乓球还受了“重伤”,眼镜儿碎了,眼睛那块受伤了。我们去吃烧烤去吃火锅。被我带的吃臭豆腐。大三有天晚上在图书馆自习,突然收到他的信息,说我们去吃臭豆腐吧?好惊讶居然主动提出吃臭豆腐,二话不说收拾书本去吃了。他还喜欢跑步,有段时间天天晚上在操场跑步,跑很多圈,具体记不清多少圈了,反正对我来说就是个“天文数字”。翌雯同学,蔡同学,我的两个最可爱的小伙伴。大学四年,毕业也有六年了,我们认识有十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一面。真的很怀念那个时候,真的很想你们。

此时此刻,我的瞌睡全无。耳机里美妙的音乐旋律。也不知道到了一个什么小站,停了几分钟,又有一些人上车了。对面的小朋友不知道做了一个什么噩梦,突然叫着惊醒。对面玩游戏的小哥哥好热心,起身将旁边小朋友的脚拿起来轻轻放到他自己的座位上离开了,小朋友躺着睡觉了,不亚于躺在床上了,多暖心的一幕。忙忙碌碌,到处奔走的人们,拖着大大小小的行李,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从自己的他乡到别人的家乡,为了生活为了追求为了家为了爱的人,为了我们也猜不到的……奔波,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人性,也就是人生。

而我想暂时地逃离格,两天也好,两个小时也好。想去见我想见的人,寻找家的感觉,从小被姨们疼爱,姨家就像是我家,因此跑哈市跑的也多了。还有一个小时我就可以看到最亲爱的人了,有点激动呢,我已经在过愉快周末了呢。在这样子的一个环境里也有自己的小小幸福,不再羡慕有床的你们了,不再羡慕在做梦的你们了。知足。

10条评论

告诉你一个秘密,只要填写昵称邮箱就可以留言了,并且还要誓死保密你邮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