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3

奔波了一年,总以为这几天会消停几天,会好好的过个年,大家热热闹闹,团团圆圆。结果坐了火车,转了飞机,来了这里。

北京的冬天和咱们大青海没有区别,冷冷的天,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一进屋子里倒是暖和些,地铁上不再有那么多人挤着,上去就能找到位置坐下,一旦坐下了,瞌睡就像是一颗大大的棉花糖一样冲撞着,眯瞪会儿就到站了。到了目的地是一家从外面看着不怎么样的医院,给人感觉和咱们县级医院也差不多嘛,走进去就会发现,真的不一样,一幢幢低层小楼房,每栋都有详细的分类,走进住院部,楼道里很安静,很亮堂,很宽敞,没有医院那种混杂了消毒水等各种味道的味道,走进病房,有两间,有冰箱,有衣柜,再走进去就看到伯伯了,平时那么高大的一个人缩在病床被窝里,连说话都要使劲全身力气,翻身需要有人抬一下,不能吃东西,连口水都不能喝,吊着诺大的一个营养袋。

伯伯是一个很要强的人,平日都是给别人抓药方子,平日都是给别人帮忙,平日都是操心这家事那家事儿的,突然有天躺在病床上,你会发现,其实他也是会生病的,为什么平时就想不到这些呢。一个坚强的独立的人,习惯了什么事自己承担,等发现撑不住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打小爸爸妈妈出远门了后,最照顾我和弟弟的就是伯伯,从学习到生活,虽然平时很唠叨,但一直在操心操劳,高考完后的填报志愿、上大学前的句句叮咛,毕业后的“瞎操心”以及上班后我姐弟俩的终身大事儿;所以每次我俩回家都会去看他,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忙忙碌碌,语重心长地说上几句话,还不乏抱怨上几句我俩“不听”他的话,不按他的安排走,如果按他的安排选大学选专业,也不至于现在离家远。我的伯伯,我生命中重要的人。

等我进去问候的时候他要使劲全身力气转过头看我,那时候打转的泪水不能掉下来,伯伯还不知道自己的病已经严重了。聊天中透露着他也预感到自己的病情严重了,他小声地说:也不知道我的病怎么样,能不能……,然后不说话了,我知道他想说什么。不能吃不能喝是最大的痛苦,看别人吃是更大的折磨,他平日里就喜欢吃肉,那天轻声跟弟弟说:听说你每次回家都要吃很多肉,是不是很香?馋的已经不行,像个小孩子一样问这样子的问题。

春节放假就是在医院和家里两头跑,来来回回,地铁的人依旧很少,没有年味,只有重重心事。
2018年年底到过年陆陆续续传来的都是坏消息,很煎熬的一段时间,很怕电话接家里电话,希望2019年一切都能好转,伯伯的病能好转,唯一的愿望就是您们健康平安。

2条评论

  • Mr.Chou

    看完感觉平时你伯伯没少操心你们,祝愿你伯伯能好起来。

告诉你一个秘密,只要填写昵称邮箱就可以留言了,并且还要誓死保密你邮箱哦....
取消回复